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热点关注 >

养老产业:一座待挖的“金矿”


2016-04-26 22:13:45???来源:网易???评论:0 点击:

\

?

??? 养老产业,在中国老龄化加速的当下,无疑是一个充满想象空间的朝阳产业。但同时应看到,一面是养老市场需求旺盛,一面却是产业发展缓慢。如何激活养老产业,让它赶上飞速发展的“银发社会”?全国政协委员积极为之建言献策。

??? 中端以上养老

??? 市场介入的重点领域

??? 随着老年人实际可支配收入的不断增加,巨大的养老需求不断释放,这为养老产业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空间。

??? 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郑州市文广新局副局长舒安娜表示, 发展养老服务业有利于增加就业、拉动消费、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据全国老龄办测算,养老从业人员从2010年的2000万人,到2030年将激增至7800万人;当前,若机构养老满足实际需求,并按老年人口与护理人员3∶1的比例配备,仅此一项就能增加就业1000 多万人;养老产业市场潜力巨大,按照未来老年人口数量,以每个老人年消费2万元计算,预计2020年中国养老产业市场规模将达5万亿元,对拉动内需具有重要意义。

??? “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中国人的养老需求越来越多样化,这就需要构建多层次的养老服务体系。”全国政协委员、合众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戴皓认为,在这个体系中,政府对基础性的托底养老负责,属养老事业的范畴;而大量中端以上的养老则需要交给市场,市场要起到决定性作用。随着中等收入群体数量的增加,他们的养老问题日益受到关注,成为社会养老问题的“牛鼻子”。

??? 戴皓指出,中等收入群体有一定的物质基础,希望拥有高品质的老年生活,而目前的养老体制或养老市场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民间资本进入养老领域,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养老模式,需要有合理的投资回报,这就需要政府加强引导,给予政策支持。

??? 舒安娜认为,应进一步加强养老市场调研,细化不同年龄、不同地域、老年消费者层次,了解他们各不相同的需求,并在此基础上充分开展宣传,引导企业逐步进入老龄产业市场。

??? “公建民营”

??? 社会化运营创新养老服务

??? 对民间资本进入养老产业,政府应提供什么样的政策支持?

???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天津市委副主委孙太利认为,政府首先需要制定社会养老服务机构的运营管理条例,以加强对养老行业准入、运营管理、服务等各个环节的监管,从而形成有利于民办养老产业发展的制度环境,把公共政策与市场机制有机结合起来。

??? 孙太利分析,目前,扶持养老产业政策的最大特点就是给钱,各地纷纷大幅提高了养老床位一次性建设补贴标准,大多数省份都已出台了民间资本介入养老产业的优惠政策。此外,还应综合利用金融、土地、税收等手段,积极引导民营资本投资养老产业。要积极发挥金融和保险行业在养老产业中的杠杆作用,推广储蓄养老、理财养老和以房养老等。

??? 孙太利说,根据我国现有养老机构发展不平衡问题,需要积极发展“公建民营”养老模式。可以由政府出资修建养老机构,承担基础设施建设,统筹设计绿色建筑、生态环境,然后通过委托管理、合作运营、购买服务等方式进行社会化运营,实行专业化优质服务,最终形成规模较大、管理规范、服务标准化的养老管理群体。

??? 戴皓分析指出,我国养老产业的发展与老龄事业紧密相关,因而尤其需要将养老产业发展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中去,合理确定养老产业的发展目标。同时,要突破现有的政策框架和限制,修改不适应市场经济规律的民办非企业机构管理法规,突破限制民营经济进入养老服务领域的不合理束缚,鼓励社会力量或个人投资养老服务行业并依法注册,使其享有与公办养老服务机构同等的优惠政策。在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后,政府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实行优胜劣汰,促进养老服务资源的优化配置,达到公办与民办养老服务机构的功能互补。

??? 舒安娜认为,吸引民间资本最重要的是完善激励约束机制,建立促进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政策体系。放宽登记渠道,降低准入门槛,对于基层尤其是农村基层养老机构和设施,应从实际情况出发,适当降低准入门槛;在条件成熟的地方,对小型养老服务机构实行“备案”式登记。

??? 好的政策还要好的落实。“目前,从实际操作层面看,制约养老产业发展的一大问题就是政策‘不落地’。”孙太利认为,政府只有原则性的政策,在老年产业所涉及的生产、流通、经营、消费等各个环节,缺少配套的可操作性的政策支持。此外,养老产业目前面临的多头管理局面也是造成政策上难以有效突破的原因之一。所以,改变当前养老行业管理“九龙治水”的局面,促进多部门的协作,使政策真正落地是当务之急。

??? 支持公益

??? 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 在孙太利看来,在加大金融、土地、税收、资金等方面直接扶持的同时,应尽快明确政府和社会资本在养老服务体系中的各自分工,以形成公平的市场环境。

??? 戴皓认为,一方面,民间资本投资的所谓“营利性养老机构”(实际上盈利微乎其微),和政府公办养老机构、非营利性养老机构为社会提供同类养老服务产品,都是为老龄群体服务,而且不需要政府投入任何资金,是企业家在用自己的钱为政府排忧解难,理应得到政府的扶持。另一方面,鼓励民间投资的养老机构向规模化、品牌化、连锁化和网络化发展,形成一批具有知名品牌和较强竞争力的养老机构。政府当前既要重视保障基本、支持公益,更要在培育市场、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养老服务并为他们营造平等参与、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上多下功夫。此外,专业养老社区在我国尚处于起步阶段,是一个高投入、微利润、风险大的行业,亟需国家予以政策扶持,帮助专业养老社区度过漫长的培育期,防止这种新业态夭折在摇篮之中。

??? 孙太利表示,养老产业的发展不仅是个经济问题,也是个社会问题。所以,在发展养老产业过程中,应注意与完全的市场化模式相区别,要采取福利性产业商业化运作的模式。应采取政府主导的市场化、社会化、多层次的产业模式,引导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对养老产业的投资,引入市场机制,这样才能保持养老产业不断发展的生命力。

??? 委员们认为,养老产业表面上是为老年人服务,但实际上,这一产业关系到这些老年人背后的家庭,甚至影响着整个社会的养老问题。因此,能否发展好养老产业,对促进社会的稳定具有重要作用。只有充分发挥政府作用,打开政策大门,激发各类主体活力、推动社会资本参与,才能让广大老年人颐养天年。

上一篇:养老金并轨:“扯平”不现实 但不能差太远
下一篇:全国红十字会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在京召开